您的位置::卡勒机械网 >> 最新文章

10年600亿淮河治污白干激光模组

时间:2020年06月30日

10年600亿 淮河治污白干?

淮河支流上的一个闸口,河水因污染严重泛起无数白色泡沫。

计划兴建的污水处理厂半数以上没有动工,已建工程很少发挥作用。据国家环保局最新统计,沿淮四省“十五”计划中生活污水处理项目未动工率高达93.3%;由于亏损运营,记者沿淮看到的已建成的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多数在“晒太阳”。

承载全国六分之一人口的中国第三大河流淮河,是我国投入最多、开展污染治理最早的大江大河。

然而,日前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中华环保世纪行”组织新华社记者,对淮河流域水污染及防治状况进行了历时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后发现:淮河污染严重反弹,主要水质污染指标已达到或超过历史最高水平,流域约60%为劣五类水质,污染由地上波及地下,直接影响1.3亿居民生活。

就此,一些专家、群众提出质疑:淮河污染治理耗时10年,国家、地方和众多企业投入600多亿元巨资,这些努力是否付诸东流?

“奇景” 一条酱油色的河

在日前的调查中,记者在查阅、分析淮河近期的监测数据时发现,从今年1月下旬到5月上旬,淮河干流13个断面,主要污染指标COD入河排放量,已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全流域年污、废水入河排污量超过1993年水平。

3月下旬,记者经历了难忘的一幕:从安徽界首驱车前往河南项城,经过沙颖河高速公路桥时,恶臭渐浓。打开车门,臭味更甚。循着台阶下了高速公路,来到了淮河一级支流沙颖河边,水体已如酱油般颜色,连蚊蝇都不见踪影。

河边一位30多岁农民告诉记者,他就住在附近的张寨,十几年前,沙颖河水可以喝,更可以浇庄稼。但后来上游建起了味精厂和造纸厂后,水就一天比一天差。最严重的时候,数十天河水就像墨汁。“现在这样子还算好了。早几年,沙颖河水不能吃,也不能浇灌庄稼,我们只能喝井水,在地边打井浇庄稼。过去打下几米就有水出来,现在井都打到上百米了,出来的水味道还怪怪的。”这位农民忧郁地说。

综合淮河沿岸各地环保局和淮河水利委员会提供的资料,目前的淮河水约60%为五类水,用环保或水利的术语说,这些河水事实上已经不是“水”了。

1.3亿人的饮用水危机,再现端倪!

噩梦 6年后污水日增400万吨

上有严肃法规,下有政府、环保部门护卫,到底是谁还在污染淮河?

记者调查发现,淮河污染格局悄悄发生重大变化:工业污染退居其次,城镇居民生活污染成为淮河最大污染源,且增势迅猛。

安徽省阜阳市环保局副局长史春算了一笔账:城镇人均每天产生生活污水0.2吨,沿淮地区登记人口1.68亿,城镇化比重每增加1%,每天增加入河生活污水33.6万吨。按沿淮各地城镇发展规划,2010年前全流域城镇化率将会达到40%以上,净增城镇人口2000多万,即使人民生活水平保持静止状态,届时淮河每天也将新增污水400万吨。

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极低,计划兴建的污水处理厂半数以上没有动工,已建工程很少发挥作用。据国家环保局最新统计,沿淮四省“十五”计划中生活污水处理项目未动工率高达93.3%;由于亏损运营,记者沿淮看到的已建成的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多数在“晒太阳”。郑州市日均向下游排放污水240万吨,经过处理的仅37万吨。阜阳、蚌埠、信阳、淮南等干流上较大的城市,生活污水平均处理量不到产生量的十分之一。

淮河污染反弹呈加速趋势,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沿淮工业经济形势明显回升,工业污染源和污水排放量显著增加。淮河流域最大的工业污染源莲花味精厂,就在3月底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领导赴周口考察水污染的前后,居然直排工业污水。

3月31日,记者到“莲花味精”的一个排污现场看到,酱油状发酵废水汹涌而出,直入河流,泡沫四溅,酸臭逼人。同样,蚌埠八一化工厂、印染厂等墨汁状污水从未间断向淮河排放。

“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因为水污染,短短的十几年,让这句民谣成为历史。周口淮河监测站站长王余杮呼吁:“10年了,淮河还在哭泣!我们不能坐视污染给淮河两岸的人民带来哭泣!”

腿部塑形整形

瘦脸美容价格

幻眼美容多少钱

面部整形

友情链接